武汉“解封”后 他们的心理创伤咋抚平
发布时间:2020-04-28 04:32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投稿邮箱:

太谢谢了,多亏了余老师,孩子现在安静多了。 4月16日,武汉市蔡甸区蔡甸街正街社区香格华府小区居民王娟一个劲感谢社区和心理咨询师余红玲,上初中的女儿因抑郁,疫情期间出现

   “太谢谢了,多亏了余老师,孩子现在安静多了。

   ”4月16日,武汉市蔡甸区蔡甸街正街社区香格华府小区居民王娟一个劲感谢社区和心理咨询师余红玲,上初中的女儿因抑郁,疫情期间出现多次过激行为。 4月8日,武汉“解封”,疫情阻击战取得阶段性胜利,复工复产有序推进,不同人群心理状况也随之变化。 4月9日,湖北印发新冠肺炎疫情心理疏导工作方案,进一步加强重点人群心理疏导和心理干预,助力科学战役情。

   诸多心理障碍凸显“这孩子晚上一个人跑出去,总是剪头发,不吃饭也不睡觉。 ”正街社区书记蔡子琴说,孩子妈妈王娟多次向社区求助,“上报街里,联系心理咨询上门,最近有好转。

   ”3月下旬,心理咨询师余红玲第一次前往王娟家,为抑郁症孩子做心理疏导。 “她太内向,组合家庭有一定影响,疫情居家时间长,需要发泄。

   ”余红玲说,半个月来,经过上门疏导、电话聊天等方式,逐步开导。 “最多一天接到四五个医护人员的电话,情况比预想要差。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高级心理咨询师、湖北省心理咨询师协会会长肖劲松介绍,疫情紧张时期,一线医护人员工作节奏紧张,没有放松时间,客观上掩盖了心理上的负能量,同时,部分医护人员面对高压时习惯性选择“硬扛”,都不利于心理健康。 肖劲松说,一些医护人员被新冠病毒感染后,又把病毒传染给家人,因此心怀负罪感,加上隔离治疗时,又认为自己不被需要,因此精神状态非常消极。 “我会不会是无症状”“感染了会不会传染给家人”“不能上班了怎么办”……武汉心理咨询师李荣,每天都在电话、微信中面对这些问题。 他说,在疫情早期,大家情绪普遍是以焦虑为主,疫情好转后,心理负担逐步转向生活压力和身边的莫名忧虑,这些都需要及时疏导。 肖劲松认为,随着湖北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发生积极向好变化,社会中“创伤后应激障碍”等心理问题将逐渐凸显。

   筑牢心理健康防线新冠病毒不仅危害身体健康,心理健康同样首当其冲。

   科学战疫,心理治疗防线一刻不能放松。 “加强心理疏导和心理干预”,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湖北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时重要指示精神,湖北全省总动员。 华中师范大学开通心理援助热线平台,运行2个多月来,每天接入近百个心理求助电话;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安排70余名心理工作人员将组成“心理康复团”,为需要心理干预、指导的医护人员和市民提供咨询和诊疗。 “精神心理科的医生去隔离病房、社区隔离点与患者面对面,或在线上对患者进行精神心理评估。

   ”湖北中医院精神心理科主任李莉说,该院康复门诊,根据患者填报信息和自述症状,精神心理科专家评估患者是否有抑郁、焦虑、失眠等心理疾病和严重程度,再针对患者个人情况进行心理干预和专业治疗。 国家一级心理咨询师、黄冈市静远社工服务中心负责人张静认为,当不良情绪累积到一定程度时,会对心理健康产生不可逆转的损伤,应让有资质、有经验的专业心理咨询师加入进来,积极引导民众重视心理健康。

   荆州市社会心理学会通过微信、电话、手机和互联网等方式开展市民心理疏导,在心理援助服务过程中,发现心理求助人群里,失独人员、空巢老人、残疾人和留守儿童等部分特殊群体需要格外关注。 湖北省卫健委副主任涂远超介绍,湖北省精神卫生中心“强肺心理支持”、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新型冠状肺炎心理援助”等一批线上心理咨询途径,已在全省推广,重点为康复患者、基层工作人员、一线医务工作者提供心理服务,覆盖全民。 (刘志伟)[责任编辑:张蕃]。

阅读排行榜

编辑推荐

本站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